热门搜索

让每个生命温暖谢幕

来源:惠州青年汇 时间:2018-12-06

  我热爱惠州这片土地

不仅是因为我在这里拼搏奋斗

更因为它不时带给我的感动和幸福

总有那么一瞬间

那些有温度的故事让我热泪盈眶

这是《一束光》为你推荐的第5个故事

人生是不断地获得到失去的旅途。

这旅途的终点,便是失去生命本身——我们称它为死亡。

死亡让人伤感,但却没有人能抗拒它。

而人更多的时候,不是害怕死亡本身,他们只是害怕死亡的过程。

那么孤独,又那么冰冷。

如果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有人给予温暖的关怀,陪伴在床前,寄托遗愿。那将是暖人心的最后一束光




1. 离死亡最近的地方

--“你知道世界上离死亡最近的地方是哪?”

--“临终关怀室”

当生命走到尽头,当所有的医学手段都已无力回天,每个人都希望平和而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作为人类生命的最后阶段,临终之际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都是痛苦的,病痛的折磨、对生的焦虑、对死的恐惧…为了让无助的患者无痛苦地度过人生最后时刻,甚至平静地接纳死亡,临终关怀应运而生,它不仅在生理上让患者更有质量地生活,更是给予他们心灵的抚慰。



“临终关怀”是为诊断寿命不超过6个月的病人疏导痛苦的项目。从身体关怀到精神疏导,再到离世后各项事宜处理。许多医院也设立了临终关怀室,在这里,除了命不久矣的老人,还有风华正茂却被癌症打倒在病床上的年轻生命。


2. 她给了死亡第二种选择

董大姐说,她见不得人受苦。

早在2008年6月,在团市委指导下,热心肠的董大姐与其他志愿者们一起成立了“惠州市微笑爱心扶老助学会”开展无偿社会服务,为社区老人们义诊,到敬老院探访,惜物助困回收旧衣物等,与志愿者们一起做善事。

2012年,团队中两位志愿者的父母病逝,两人忙得焦头烂额,不但要面对亲人逝世的悲伤,还要强打精神处理许多身后事,这让他们心力交瘁,眼神里的光都黯淡了不少。

董大姐看了很心疼,有什么办法能帮助他们?后来,她了解到“临终关怀”这个概念,尝试着为临终患者们做点事。


3.
如何让生命走得更从容

起初,董大姐对于“临终关怀”需要做些什么也是手忙脚乱。想起有一次,因为医学经验不够丰富,在拔去患者遗体动脉上的管子时,血液喷涌而出,后来用了大量棉花球才止血堵住。直至现在,董大姐每回想起当时的画面,仍会感觉愧疚和心慌。董大姐说她把每一位临终患者都当作自己的老师,父母,这样使她能带有温度和敬畏的心,为临终患者做最人性的服务和送别。      


董大姐目睹过许许多多不同的临终表现,有的消沉、有的暴躁、有的狰狞或是恐慌,有的家庭不和睦,有的愿望未了,还有的因财产分配不匀而对簿公堂。看着这些,她开始思考:生命有限,若临终者心存遗憾而去,那“临终关怀”的意义何在?她开始关注并尝试与家属和临终者做更多的思想交流,安抚他们焦躁的情绪,一同回忆他们美好回忆,“看见原本势不两立的父子拿着相册依偎在床头,有说有笑的回忆着从前的温暖,你才能真正体会到这份事业的真正意义”。



4.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守护夕阳·临终关怀”项目组从2017年1月至2018年10月,21个月内已为200多名身患绝症、生命少于6个月的病人提供临终关怀志愿服务。

他们在医院开展临终关怀志愿服务,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医患矛盾;引导关怀对象的家属心存感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志愿者的队伍。



这么多年来坚持行善,是一种怎样的毅力?他们做的不仅仅是公益,还是散播温暖,抚慰人心的行为。他们就像是提灯的守护者,在生命陨落,夕阳西下那一刻,照亮走进黑夜的人们的路,温暖着他们的身心。



关爱尊重每一个人,实现患者的“优逝”,给予患者心灵上的关爱与温暖,“稀释”患者的痛苦和恐惧,陪伴和宽慰家属,让自我更加深刻、理性地对待死亡。这世界上如果能有更多的善,能有更多的人关注到“临终关怀”,参与到志愿服务来,那人的心不至于再那么冰冷,社会也会更加温暖。


-END-

摄影:语茉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志愿者团队提供

团市委惠州青年汇新媒体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