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浙江大学原校长竺可桢诞辰124周年

来源:杭州浙江大学校友会 时间:2014-03-07

189037日,竺可桢出生于浙江绍兴东关镇(今属上虞县)。竺可桢另名烈祖,字藕舫。1936年,竺可桢临危受命,担任浙江大学校长,并提出就任浙大校长三条件。这个校长,一干就是13年。期间,他率领浙大师生西迁湄潭等地,办学七年,浙大得到了长足发展。期间,在他的提议下,浙大确立了“求是”校训。期间,他把教授当做大学的灵魂,束星北、费龚、苏步青、贝时璋、胡刚复、马一浮、王淦昌、谈家桢……在浙大,群英荟萃,名师云集。期间,他认为大学应该培养公忠坚毅,能担当大任,主持风尚,转移国运的领导人才,李政道、程开甲、谷超豪、施雅风、叶笃正、汤永谦……英才辈出。

他被公认为中国气象、地理学界的一代宗师,新中国毛泽东让他管天。他是民国四大校长之一,浙大西迁的成就已写入史册。他五十年如一日,勤耕不辍,留下一部800多万字的《竺可桢日记》。“据管目所及,海内外中文世界至今尚无一部日记能够超越容量丰富、篇幅之广的《竺可桢日记》”(张荣明)

在竺可桢校长诞辰124周年之际,特分享知名学者傅国涌先生《竺可桢怎样当浙大校长》一文,以示怀念。

竺可桢怎样当浙大校长

傅国涌

浙江本是文物之邦、人杰地灵,南宋以来尤成为衣冠人文荟萃之邦,学风盛极一时竺可桢语)。浙江大学源远流长,其前身求是书院创办于1897年,是中国最早实行近代科学教育的四所高等学府之一,以培养讲求实学(即新学西学)的人才为宗旨,后改为浙江大学堂、浙江高等学堂,1828年改名为浙江大学。陈独秀早年曾在求是书院求学,邵飘萍、陈布雷、邵力子等都毕业于浙江高等学堂。  

浙大学生对民主、科学的追求深深植根在求是学风之中,五四以来的历次学生运动中,他们始终走在时代的前列。1935年,浙大学生最早响应一二九运动,1211日就联合全杭州学生冒雪上街游行示威,并准备赴南京请愿。校长郭任远勾结军警入校逮捕了12个学生自治会代表,因此爆发了驱逐郭任远的罢课斗争。罢课持续了一个月,蒋介石亲临浙大平息学潮。为了缓和人心,他接受陈布雷的建议,任命竺可桢为浙大校长,从而揭开了浙大历史的新一页。  

19364月,声望卓著的科学家竺可桢就是在前任浙大校长郭任远被学生赶走的背景下,在争得校长独立用人权、当局不得干预的许诺后,走马上任的。这是浙大学生一二九运动中取得的一个重大胜利果实。  

竺可桢1910年赴美留学,1915年参加了赵元任、杨杏佛等发起的中国科学社,在《科学》杂志发表过不少文章。1918年获哈佛大学气象学博士后回国,先后在武昌、南京执教,在东南大学创建了中国大学中的第一个地学系,1928年起担任气象研究所所长,是中国现代气象学和地理学的奠基人。  

1936425日,竺可桢上任伊始就发表了《大学教育之主要方针》演讲,要求学生致力学问以身许国,提出教授是大学的灵魂,强调运用自己思想的重要大学所施的教育,本来不是供给传授现成的知识,而重在开辟基本的途径,提示获得知识的方法,并且培养学生研究批判和反省的精神。他废止军事化的管理制度,学习西方先进的教育经验,继承并发扬蔡元培在北大实行的自由民主的办校方针,主张学术自由、思想自由、教授治教。同时,他十分赞赏浙大所特有的自求是书院以来一脉相承的朴实严谨的传统学风,并把它概括为两个字,称浙大学生不浮夸,做事很勤恳,在社会上声誉亦很好。”  

193811月,浙大西迁广西宜山时,竺可桢通过校务会提出以求是作为浙大校训,他说一方面是要将求是书院以来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一方面求是的英文是Faithof  Truth,和哈佛大学的校训(拉丁文Veritas不约而同  

193924日,他对一年级新生作了《求是精神与牺牲精神》讲话,深刻、精辟地阐述了求是的涵义。所谓求是,不仅限为埋头读书或是实验室做实验。而要有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精神,要有刻苦耐劳,富于牺牲的精神,凭自己之良心,甘冒不韪,以使真理卒以大明求是就是追求真理、坚持真理,不惜为真理而献身,鲜明地提出要排万难冒百死以求真知。他列举布鲁诺为了真理被烧死在十字架上;伽理略年近古稀还要被迫认罪;达尔文、赫胥黎等为举世唾骂。但是他们有那不屈不挠的求是精神,卒能取得最后胜利。”  

他讲话后的第二天,日军18架飞机在浙大的临时校舍投下118枚炸弹。就是在如此艰险、严酷的条件下,竺可桢先生概括并提出了求是校训。  

在他民主、自由的办学方向吸引下,在他的崇高人格感召下,浙大汇集了不少崇尚科学民主、追求真理、有真才实学、有社会责任感的好教授,在他们身上同样体现出浙大的求是精神。正是有了竺可桢这样的校长,有了费巩、王淦昌、蔡邦华这样的教授,作为流亡大学,浙大才能在五易校址、历经五省、跋涉五千里这样颠沛流离的战争环境下,奇迹般地从抗战前只有文理、农、工3个学院16个系的地方性大学一跃而成为有文、理、农、工、法、医、师范7个学院27个系的综合性大学,不少专业在全国享有盛名,如物理、化工、农业、数学等,并创建了数学、生物、化学、农经、史地5个研究所,教授、副教授由70名增至201名,学生也由512名增至2171名,被李约瑟誉为东方之剑桥,在20世纪中国教育史上占有了重要的一页。  

竺可桢所确立的求是校训不仅是治学准则,也是做人的准则。他自己就是求是精神的身体力行者。他尖锐地批评一般知识分子往往只顾利害,不顾是非,这完全与阳明先生的致知和本校校训求是的精神相背谬的。1938111日《王阳明先生与大学生的典范》讲演)  

竺可桢当了十三年浙大校长,他一贯支持校园民主,1940年,他大胆起用无党无派、敢于仗义执言的政治学教授费巩出任训导长。在费巩支持下创办的《生活壁报》是浙大学生的一个民主论坛,推动了校园民主的蓬勃发展(1948年改名为《费巩壁报》)。每当危急关头,竺可桢总是义不容辞地站出来,承担责任。对浙大每次发生的学生被捕事件,他都非常关心,积极主动地营救,态度极为诚恳。就这一点而言,他对学生的真诚爱护,在上个世纪的大学校长中恐怕无人出其右。  

19421倒孔运动时,他亲自走在游行队伍前面保护学生;他一再拒绝国民党政府要他下令开除学生的威胁,斩钉截铁地说:吾人总须爱惜青年,不能以其喜批评政府而开除之。”  

1947112日,即于子三被杀害的第四天,浙大学生自治会举行普选。这一天的竺可桢日记中写道:此次为第一次普选制,当选者中左派几占十之七八……故料想反政府之行为必层出不穷也。但爱护学生是他作为校长的天职,不管遭遇多大的困难,这一点始终没有改变过。整个于子三运动中,他的言行感人肺腑,正是他不畏强暴、不顾个人安危、全心全意爱护学校和学生,成为学生最有力的精神支柱。  

当得知于子三死讯赶到监狱探视尸体时,竺可桢即严词拒绝在于子三自杀身死的证明上签字,并在南京对《申报》记者说:于子三作为一个学生是一个好学生,此事将成为千古奇冤,正是他仗义执言,率先冲破新闻封锁,击破了于子三自杀身亡的谎言,消息见报后震惊全国。蒋介石下令他更正,他断然拒绝:报载是事实,无法更正。并公开表示:一本过去理智态度、求是精神,决不畏难而退,不能以利害得失而放弃追求真理。他还对浙大全体师生郑重宣告:真理在我们这一边,胜利一定属于我们。这些可歌可泣的故事,将永远留在不灭的史册中。他身上所体现的中国现代知识分子最可贵的品质,半个多世纪后依然让我们肃然起敬、激动不已!  

竺可桢的人格力量,他所倡导并身体力行的求是精神对塑造老浙大莘莘学子的人格所起的作用是后人很难想象的。浙大在1949年前被誉为东方剑桥民主堡垒决不是偶然的,是和这位好校长分不开的。